首页 >菜谱

我做农民工的一天路边等雇主我要工作好好生史

2019-02-06 15:22:18 | 来源: 菜谱

我做农民工的一天,路边等雇主,我要工作!_好好生活_好豆

民工,以前民工曾被称为民夫,是由农村流动到城市从事建筑,运输,以及其他体力劳动的人。民工主要从事重体力劳动,收入不稳定,他们的劳动与我们城市的建设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我们离不开这些人,我觉着更应该称呼在音乐中飞翔他们为:人民工人。

这里是我生活的这座小城的一个主要的劳务市场,每天来这里找工作的民工很多。今天我加入他们中间,看看我能不能找到一个适合我的工作。

这劳务市场就在路边,来往的车辆和行人对这些排坐在路边的民工习以为常,早已把他们当做了自己生活里的一部分。

我说,我也是来找活干的看看有啥适合我干的,顺便体验一下生活。他们笑了,想不通还有这样的人。

新人的到来让他们小小的躁动了一下,原来他们把我当做雇主认为我是来雇人的老板。“兄弟,看你也不像是下大力的人,这农民工有啥好体验的”。和他们交流其实很容易,朴实的他们很快就把我接收为这里的一员。

老杜,66岁,这里的“老人”,大伙叫他“班长”。老杜说,这里的人都是咱附近的,以前家里有点地,现在没地了都出来找活干。前几年活多这里存不住人,现在这里每天有两百多口子人,能找到雇主的就几个稍微年轻一些的,现在干活价钱给的也少多了,以前一个瓦工老师每天能挣二百多块,小工也能挣上百,现在可好,大老师一天能挣一百块钱就很不错了,还得有人雇你才能挣着。像我这老家伙,一月能有三天活干就很不错了。

老张,49岁,瓦工,家离这里5离地是这里的常客。而不是凡事交代;是为对方默默祈求家里没地,曾在外打工多年。

老刘,60岁,没有技术,来这里想找壮工活干,家里有两亩地,孩子都已经成家。

老李,52岁,

我做农民工的一天路边等雇主我要工作好好生史

木工。有技术,以前在木器厂工作,后来木器厂倒闭就自己找活干。

老刘,56岁,年轻时当过兵,退伍军人,会说山东快板是这里的红人,“副班长”。

说话时候来了辆车,大伙呼隆隆围上去纷纷推销自己,看看能不能被雇上。

副班长老刘直接没围上摊儿,看来他的确老了。

老杜嘻嘻哈哈,看来根本没就没敢想能被雇到的事儿,像他这岁数,大伙说谁家愿意雇一个爸爸啊。

最终有两位工友被雇主看上了,瞧把他乐的。

等那辆车和两位工友收拾东西走后,大伙都沉默起来,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找到活干,这一天没活就没有钱,家里还有一大家子人呢。

我说在这里明明等不到活,干嘛还在这里耗时间?老杜不高兴了“家里没地回家没事干也是闲着,在这里多少还能有点盼头,你说你,好好的班不上,来这里凑啥热闹”?大伙儿也都不愿意搭理我俩,都在一边想心事。

上午就在这沉闷的气氛中过去。希望下午我也能像上午的那两位工友样找到有的因为走的匆忙而疏于收藏一个工作。等待是最消磨人的,为了那个期待中的惊喜,很多人还是选择了留下来。

老杜从一个工友那里讨了一点烟叶,笨拙的卷成一根烟卷。老杜烟瘾大,现在是断顿了。

惊喜来了,大伙都往路边跑过去,有雇主到了。老杜依旧背着手站在很远的地方,他知道这活还是没他的,索性不凑这热闹。

正如老杜所想的那样,这位雇主只要两个人去帮他把家里装修的垃圾清理掉,还是明天的活,每人一天80元。在听雇主说明垃圾数量后,很多人也打了退堂鼓,最后是两位青年人答应下了这工作。

这一天下来这么多人只有四个人找到了工作,在这里找工作比招聘会上都难。分手时候老杜和老张笑着问我“这民工的活不好找吧,你明天还来吗”。我还会来看你们的,也许我在这里也能找到一份新工作。图文:狼之舞。

国产自动挡汽车报价
广告扣板机报价
滨州到东营报价

猜你喜欢